半残老阁

老阁!
如果你能喜欢我们家孩子,那正是我所希望的。

给自己预告:鱼的自白童话

“你在这里干嘛?”

“我在等人。”

“在这里等人?等得到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什么时候能等到?”

“那个人来的时候。”

“什么人才会来?”

“我等的人。”

谢谢太太...。

英雄迟暮:

是这样的,我找到了旧版的lof可以下,挺新的,也不用下其他的APP,如果不喜欢就旧版的,你们就点这个链接吧

http://wap.eoemarket.com/apps/show/id/84902


看到的可以帮忙转发

一路顺风

有罪无孽 贰.伍

  “这间空房虽然不常有人住,不过还是每天都有打扫。如果没什么事就先洗漱睡觉吧,洗漱台有配一些新的洗漱用品——啊,对,就在楼下的露天的洗手台,那里就是洗漱间。如果想要洗澡的话得去对面的二楼,我也住在那里,有什么就过来都可以跟我说。不过还是先好好睡一觉吧,早上起来想怎么玩都可以啦。——啊,不过,也许我白天不会在噢。我家的弟弟妹妹虽然都不怎么让人省心,不过姑且还是可以拜托的啦。就像刚刚那个孩子,他叫北河,如果你好好拜托他,也是会帮忙的。嗯,这里有四个孩子噢,你隔壁就是北河了。”北纪絮絮叨叨地念着,一边是打理好了床铺,随手提过一盏马灯放在床头。

  “虽然晚上看起来很黑,不过白天的采光很好噢。”

  冉蓿忍不住伸手拍了拍柔软的被子,有点期待躺上去的感觉。

  “这也就是你说的...好玩的地方。”冉蓿吐槽着,“不就是很普通...不,也只是一个家而已。”

  北纪闻言没有太大的反应,只是浅浅地笑,嘴角的弧度在柔软的橙色灯光下有些模糊。

  “虽然不怎么好玩,不过也还是值得期待吧?”她这样说着,慢慢直起了身子,端起地上的小烛台,“在现在也不怎么见到这种地方了吧?要把这里打理得有生气也很不容易呢。”

 
  “...嗯。”冉蓿低低地应了一句,默默跟在北纪后面走出了门。一出来,满满的马灯有些晃眼,前面那人耳垂下的玻璃珠格外的美丽,半面莹莹泛着光。

  “你的耳坠还真是漂亮呢。”冉蓿终究还是忍不住夸赞道。北纪闻言眸光闪动了一下,不自觉对伸手摸了摸耳垂下圆润的玻璃珠。流苏温柔地划过掌心,留下让人贪恋的痕迹。 她罕见地没有立马回答,依旧步履平稳,波澜不惊。直到把她领到了洗漱台,才听见从喉间发出的一声轻笑,包含着冉蓿不懂的情感。北纪杵在洗漱台边,低头望着水池里幽幽的水,嘴角的温柔细碎而淡然。

  她很快转过了身,以至于让人看不清表情。她面对着光,渐渐走开了。

  “...是啊,很漂亮吧。”

有罪无孽 关于不那么重要的冉蓿小姐

*内含轻微剧透注意

说实话,冉蓿是出乎我意料的一个角色。一开始,我并没有打算设置这样一个角色。但是当故事真正开始的时候,却发现需要这么一个人,这个人非常普通,就连自杀的理由也很离谱。我也曾想过给这个孩子一个轰轰烈烈的理由,但后来发现根本没必要。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,有她自己的理由,但不会轰轰烈烈,当然,也不会单纯的只是她自己所说的“爱上了一个人”那么简单(笑)

就在她苦痛的时候,她遇到了北纪。北纪就像有膜法一样,让她突然就忘记了悲伤。也许很离谱吧,但是我想,冉蓿这样的孩子,大概是打心底地向往过北纪这样的人的。苦痛的诞生和消失都是一瞬间的事,也是这孩子三分钟热度的一面吧(笑)也是幸好北纪及时出现 否则冉蓿小姐死后可能会非常后悔呢。

冉蓿小姐的完整故事在主线发展到一定程度候会展示出来,虽然现在就很想讲但是太早讲会剧透,有点苦恼呢啊哈哈。只能给出很简单的资料啦

初设
冉蓿(♀)

主线为24岁左右。已经是个一直都不怎么成熟的社会女性。本性比较胆小,不擅长恐怖的东西,不过外表初看起来比较严肃。声音属于低音,所以给人一种不怎么容易亲近的感觉。内心渴望交朋友,同时也很害怕。是个矛盾纠结的孩子,不过在很努力地让自己乐观。向往成为温柔可靠的人 不知道有没有做到呢(笑)

有罪无孽 贰

  林塔是这个不那么起眼不怎么重要的小城里最高的建筑。它的确是一座塔,漆着非常漂亮的象牙白,每日都有工人细心维护,看上去非常干净顺眼。临近郊区,拥有绝佳的视角和毫不做作的高度。也就是在这里,冉蓿邂逅了那个名为北纪的美丽少年。而此时此刻的她正小心翼翼地跟在那人的身后,没有目的性,只是跟随着她。

   “年纪轻轻,有啥想不开的,干嘛这么极端啦?”北纪慢悠悠地领在前面走,从背后看过去,耳垂下的流苏一甩一甩,深色的玻璃珠在空中划过漂亮的紫色弧线。

  冉蓿不由得看入了迷。如果这一对耳坠一并挂起来,那一定可以碰撞出让人惊艳的声音吧。她恍恍惚惚地想,一时间忘了回答。

  “...嗯?”前面那人扬高了尾音,带着漫不经心的疑惑。
冉蓿打了个激灵,空张了张嘴,这才记起对方的问话。

  “年纪轻轻的是你吧...”冉蓿不由无意识地嘀咕着,总算是闷闷地作了回答,“因为我爱上了一个人,大概吧。”

  “哦——?”虽然知道身后的人看不见,不过北纪还是挑了挑眉,然后绕了一个圈子,又问:“怎么爱上的?”

  冉蓿想了想,觉得也并不是不讲理的问题,于是循着自己的记忆吐出四个字,口齿不太清明。

  “他对我好。”话一出口,就听那人嗤笑了一声。

  “就这样?”她的声音里多了丝意味不明的笑意。

  “就这样!”尽管听出她的声音里并无讽刺,冉蓿还是被笑得气结,但自己也觉得荒谬,只得跟自己赌气起来。

  “别生气。”北纪好脾气地劝道,半开玩笑道:“我还小不懂事。童言无忌。”

  尽管心里还是有些微不服气,冉蓿也只是轻哼一声不做正面回应,心里却随之柔软了许多,握着她的手,跟在后面总算是多了一份情愿。

  “你多大了?”冉蓿思考了一下,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
  “不会是你想听到的数字。”被问者轻笑,顺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老旧的钥匙。

  冉蓿愣愣地看着北纪的动作,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,慢半拍地抬眼望过去。不看不要紧,细看之下,她终于明白自己踏足的并非常人可以触及之地。这一路过来竟都挂着温柔的灯,也不知道是入了什么仙境。

  眼前是朴素的黑色铁门,在黑夜里有些阴森,却能凸显出主人的细心。就连细小的铁旮旯也被细细地擦去了灰尘。铁隙之间闪烁着细碎的绿色。

  “硬要加以比较的话,这里不逊于我初见林塔的惊艳。”冉蓿由心地小声感叹道,希望被主人听见又别扭地不想被听见,“不敢相信可以...不,我大概会喜欢这里。”她意识到了自己险些失言,顿了一下改口道。

  北纪没有过多在意地笑笑,随即轻车熟路地旋开了门。随着门的推开,里面的景象也完整地映入眼帘。果不其然,门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方块田地,齐整地长着许多没见过的花花草草,在黑暗中星星点点地朦胧,仿佛泛着什么光。冉蓿来不及感叹,就听北纪冷不丁发话了:“跟着我走,别踩坏了,都是好药。”

  冉蓿一时忘记了确切地反应,只能讷讷地点点头,亦步亦趋地踩着她的脚印走。视野略略模糊着,只能更加小心翼翼。身后传来门关闭的声音。走过去一段路后,一抬眼,药田过来是两座木制两层矮房,中间露出平坦的土路,浅浅的棕色倒也显得莫名的温馨。树枝上有序挂着马灯,倒也显得亮堂。

  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可以住下来噢。房间不差你一个,要跟我一起睡也行。”北纪松开了她的手,笑道,“放心吧,我不会卖掉你的。”

  “就算会我也...”冉蓿条件反射地想反驳,却突然听见一声近乎尖叫的叫喊。

  “二姐——!二姐回来了!”伴随着夜里划破宁静的清脆尖叫声出现的,是一个清秀而尚显稚气的少年。他险险扑到了北纪的身上,然后被及时托了起来。少年直起身子,嘿嘿一笑。

  “好小...!”冉蓿不由自主地轻呼了一声,然后反应过来压低声音对北纪细语道:“这是你弟弟?!还是高中生吧,好年轻!”

  清秀少年显然有不凡的听力,微怒地望了过来,一改方才的兴奋和莽撞,眯起眼睛打量了她一番,露出和北纪极其相似的笑来。

  “怎么,你又是哪个被二姐捡回来的小可怜?”

  冉蓿闻言嘴角一抽,压下不爽笑眯眯地准备反击,就见北纪伸手狠弹了少年的脑门。

  看这一下肯定不轻。冉蓿暗自想着。少年吃痛地捂着脑门,嘴唇动了动,终于还是闷声闷气地不吭声了。

  “看在二姐的份上,不跟你计较。”少年嘀咕道。

  该说这句话的是我呢。冉蓿在心底叹道。真是不凡的夜晚,跳个楼也不安生。本来想挑个安静的晚上跳了然后死得干净点,也不至于太过污染了林塔,人生还真是充满了意外。

  不过也不坏。

有罪无孽 人设之二 克雷恩

*阅读须知
以下为不完整内容,剧情推到一定程度后会重置
也许隐含部分剧透
很短小,只能透露到这种程度了(。)
暂时以北纪为中心的简介

start(~ ̄▽ ̄)→

克雷恩(♂)

是个随心所欲的人。很早以前就和北纪在一起了(字面意思),不过并没有交往。

比北纪大三岁左右。有着惊人的默契。

自大,不过有自大的资本。

有时(?)会刻意挑衅自己的爱人。

很爱北纪,是不用说、旁人也描述不来的爱。

*下面为私设

国籍不明(因为我也不知道),黑发,眼睛是很深的紫红色。与北纪不一样,服饰往往不固定,相当随心所欲,不过都很搭(笑)因为北纪偏好的缘故,往往喜欢搭配黑色。不过并不是因为北纪喜欢黑色哟。

我想他是一个极端自由的人,所以无需限制他的国籍。他所属的地方,就是他们在一起的地方。

为了修改二章剧情,明天北纪cp人设混更(什么)

Chapter2半数over
一个故事的开头...总是难产的呢